對一切都感到敏感的我,依然能找到舒適的環境

幸運啦,各方面都是,要謝的東西太多了。

我討厭為了讓每一個人都能見到我而大聲呼喚,討厭喧鬧的環境,討厭盲目地跟從群體,討厭被無關緊要的事情干擾。有時,我也會討厭對這一切打敗的我,每當我陷入反感,就會試圖去改變、調整,甚至逃避也好,找尋自己喜歡的,我相信終有適合我的部分。

我喜歡雨天,還有輪胎輾過柏油路而沾黏的水聲,喜歡在人少的地方風景,聽喜歡的人說話,談著深度的話題,藉著對方的一舉一動,看透他的情緒。

我想我最愛的是,對自己所擁有的感到沾沾自喜,以及與對我重要的人一起進步。


其實剛開始不是這樣的

小學時的我,喜歡在下課時,與同學一窩蜂奔跑到穿堂、中庭、操場等各地玩鬼抓人,和死黨在放學時去找新來的流浪狗,買雞排給牠的孩子們,抱著牠們在草地上玩耍,為牠們取上名字。

某天牠們被一群人抓走、消失,我知道是鄰居叫動保處帶走牠們,而我卻不敢想牠們能不能過得很好,會有像我們一樣愛牠們的人嗎?

我想是沒有的。

這份回憶安放在我的記憶深處。

分班後,換了一位老師,明顯是個在意成績大於教育的人。

我的成績並不差,這部分受到很多人的強迫影響,還有自己的為了迎合,說服自己所唸的書,應付考試遠比真正吸收知識簡單。藉著這樣的動機,一路安好了兩年,在被老師誣陷和羞辱後,我開始意識到…

這世界上有許多軌道是行走在諸多不合理上。

對事物的運作與規則感到質疑

聽話的孩子總是被稱讚,無論他遵循的事情是好是壞,許多人的重點會放在聽話的行為而不是事物本身,再延伸到成績好的人,永遠都比成績差的人優秀,似乎在任何決策中更具話語權,結果總是比過程重要。

而外在的表現,似乎大於內在本質,也許對判斷的人而言,先看外就能省下不少時間,反正順眼,其他的事情無所謂。

抱著太多的自我優越感,再去認識其他人,物以類聚。

我常常在群體中質疑,尤其是周遭的人都讚揚某件行為,好像這之外的行為都是錯誤,而我的求生本能告訴我,需要迎合,才能生存下去,但內心卻感到厭惡至極。

再忍耐一下吧,我常常這麼想,盡可能充實自己,想要脫離群體就必須得讓自己有能力獨自存活,最終就能遠離現在的群體,尋找喜歡的人事物,甚至創造適合自己的環境。


遠離合群成了不合群?

一旦下定決心,就會徹底執行的人。

在遇到我喜歡的之前,都要不斷地向前走。即使被貼上不合群、難相處、無聊、自以為是的標籤,當時間久了,看得更清楚,遇到適合我的人,就不會在意這些了。

出社會後,發覺自己也很難在一間公司穩定下來,每當發現公司真實的面貌,便無法抑制那些愧疚與罪惡感,覺得很糟、很噁心。以自己的工作能力當作籌碼,與公司談妥轉為遠端,一週只進公司幾次,藉由這樣的方式減少看見真相的頻率,但只要我還在為他們做事的一天,就不斷地感到抱歉。

我也沒辦法無所顧忌地依賴男友,這不是自尊心的問題,是不隨便將對方視為理所當然。

儘管如此,依然在現實與理想中來回,最終才真正成為自由工作者,雖然有更多選擇,卻得承擔更多現實的風險。


現實未必不盡人意

一邊工作一邊接案時,並不會思考工作室的問題,在宣傳上也是隨意弄弄,成為自由工作者之後,我發現受眾喜歡的面向與我想要的落差太大;就算如此,還是執意轉變,加上越來越少宣傳,曝光度也降低,雖然一部分也是社群的觸及調整,有很大的原因還是歸咎在宣傳方式。

許多人常跟我說,可以盡可能宣傳,下點廣告也好,不然會沒有被看見的機會;就跟我的現實生活一樣,逐漸邊緣,但我喜歡現在,曝光低也沒關係,真正讓我快樂不是金錢與名利。

在工作上不再受限於接案本身,寫文章、做主題、當家教、販售設計物,為自己建立更多選擇,與認同的理念相處,講究,不將就。

社交量耗盡

上週六與朋友吃燒肉,那位朋友是我從小到大的初戀,直到我遇見男友,才剛開始重新認識他三年吧,這次是第一次與他吃飯,之前的我們都是偶爾見面,在外頭坐著聊天。

在吃燒肉時,朋友抱怨烤爐好熱,邊炫耀他與其他朋友吃飯都不用動手,但我看他還是認命烤著肉,並把烤好的肉夾進我的碗中,我們聊著各種話題,我覺得很有趣,沒想到有這天,能與他像真正的朋友吃飯,雖然這頓最後是被請的。

最後我們漫步走回家,繼續沒聊完的話題,直到很晚很晚。

當然這一切都有與男友報備,很感謝男友相信我~他覺得我朋友很少,會讓我願意花時間的朋友更少,好好珍惜。

後來有其他兩場飯局,這陣子用完我的社交量,需要一陣子來恢復。


滑倒

在週日即將回租屋處時,在地下室的階梯滑倒。

碰得一聲!

久違的滑倒,一屁股坐在車庫的小階梯上,有夠搞笑,已經好幾年沒滑倒的我,像是重整頁面般的下拉,然後刷新,站起來。

階梯只有三、四階,幸運的坐倒在後背包上,準確的說,像正面有人撲過來的往後倒,不痛不癢,破皮也沒有,還笑得出來,也沒有嚇到的感覺。

平常都拉著男友走路,就算路滑也有人撐著,自己走路的時候就變得格外小心,我很有自覺,知道自己復原能力差,盡可能避開危險,偶爾也會有放空的時候。

「幹,有夠窄的!」下意識的碎唸一下。

爸爸走在前頭,被我的聲響嚇一跳,還好臭美是給爸爸提著;到台北後,媽媽還打電話問我有沒有事。

幸運啦,各方面都是,要謝的東西太多了。

透過下方的 Like 讚賞(註冊 Liker 完全免費)讓創作者獲得額外收入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🍞 理想生活
關於臉部基礎保養這件小事
🧇 接案秘辛
工作室網站的第五次大改版?!
🥯 筆記資源
AI|使用重新上色圖稿製作多種配色
🧇 職涯故事
新增 iPad Pro 生產力工具
精選文章
曝鹿設計專欄文章介紹
🍞 影視評論
影評《永夜漂流 The Midnight Sky》無雷心得
🧇 職涯故事
我成了抄襲、盜用的受害者
🥯 設計指南
設計法則:圖地反轉及負空間

Share